10年高考大数据:谁是考生流入大省?

No Comments

“高考是国之大者,关系国家选才,连着社会民心,关乎稳定大局。”高考开考首日,教育部部长怀进鹏在全国高考工作调度视频会议上要求,确保应考尽考、安全平稳。

教育部数据显示,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1193万人,比去年增加115万人。这是自2019年来,全国报考人数连续第4年突破千万大关。

城叔统计了过去10年全国及各地高校招生、在校生及毕业生数量。来看看年增上千万的考生,最终都去了哪些地方求学?10年间,哪个省份新招收大学生最多?哪个省份“存量”最大、“增量”最多?

其中,河北今年高考报名人数达到75.32万人,比去年多出11.92万;湖南、安徽、湖北等省份报考人数均比去年增长6万及以上。甘肃则略有下降,报考人数比去年减少2700人。

从总量来看,我国高考报名人数持续上涨的态势已维持多年。2019年,全国报考人数突破千万,达到1031万,此后逐年上升,到今年报考总人数1193万、比去年增加115万,创下近10年新高。

现在很多地方教育部门公布的高考报名人数,采取全口径统计方法,即除了参加普通高考的普高学生,还包括参加职业高校单招的中职学生,以及其他专升本的考生。

正是在2019年,我国启动高职三年扩招300万计划,并取消了中职毕业生的升学比例限制。当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就从2018年975万大幅增至1031万。

据相关统计,到2021年,各地中职毕业生选择升学的比例已接近七成。按中职毕业生年均数百万的体量计算,其每年为高考报名人数“贡献”的增量就有数十万之多。

比如高考报名人数常年居全国之首的河南。2020年到2021年,河南考生总量从115.8万增至125万,参加普通高考全国统考的考生数量却由85.7万降至79.07万,减少了6.63万人。

与之相应的是,非统一高考报名人数(包括对口招生、专升本、高职单招)则在2021年增加16.02万人,达到46.12万人。

如果将维度缩小在应届普高毕业生的数量上看,根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普通高中招生839.49万人,比上年增长46.79万人。他们构成了高考最主要的生源群体,这也是本届高考人数增长的一大原因。

2007-200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也曾连续3年超过1000万,并于2008年达到峰值——1050万,此后逐年下降,直到2014年,全国报考人数达到939万人,较2013年增加27万,是报考人数连续5年下降后的首次回升。

对此,时任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姜钢回应称,适龄人口总量的减少是当时高考报名人数减少的直接原因。

根据教育部的数据,近年普高与中职录取人数还在增长中,短期的生源波动还将带来高考报名人数一个阶段的持续增长。

但从长远来看,新生儿数量的下跌,会在将来对高等教育生源带来影响。如何保证生源扩大生源,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此前,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别敦荣曾撰文指出,我国高等教育向普及化高级阶段发展,需要更多的生源。现在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是高考录取率已经很高,如果没有更多的人参加高考,发展普及化高等教育是很难的。

以去年为例,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到1078万,比2020年增加7万人。同年,全国普通、职业本专科共招生1001.3万人,比2020年多了33万。

进一步拉长时间线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从915万增至1078万,增加163万;同期,本专科招生人数从688.83万增至1001.3万,增加312万。

从各地统计公报数据来看,2021年,普通高校本专科招生人数排名前五的省份为河南、山东、广东、江苏、四川,分别达到89.32万、78.1万、75.19万、65.2万、60.4万;在校生、毕业生人数排位也基本一致。(其中河南统计口径为普通高校学生数)

由于各地2021年统计公报相关口径有所区别,我们以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官网公布的2012年、2020年普通高校本专科学生数据为准,可以发现31省份在过去9年间的招生人数、在校生和毕业生变化情况——

从招生人数看,广东9年增量遥遥领先其他省份,从2012年50.19万增至86.6万,增加了36.42万;河南以26.32万增量排名第二;北京招生人数从2012年15.86万降至15.47万,减少近4000人。

9年间,全国普通高校本专科在校生共新增893.98万。其中,河南增量达到93.32万,排名首位;广东紧随其后,新增78.34万;山东、广西、四川等省份在校生增量均超过50万。

同期,全国普通高校本专科毕业生从2012年624.73万增至797.2万,增长172.47万。31省份中,仅河南毕业生增量超过20万;山东、广东、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等地增量在10万以上;北京、黑龙江、上海2020年毕业生相比2012年分别减少4700人、11200人、1100人。

可以看到,粤苏鲁豫等人口大省成为妥妥的大学生“增量”和“存量”大户,云南、贵州、广西等西部省份高校规模增长也较为显著。东北地区和北京、上海等地高校学生规模则稍有回落。

据统计,近10年,全国录取率增长约18个百分点,增幅达到24%。去年也是近5年来,全国高考“落榜”生首次降至100万人以内。

具体来看,在去年全国招收的1001.32万人中,普通本科招生444.6万人,职业本科招生4.14万人,高职(专科)招生552.58万人。其中,本科录取率为41.6%。

全国整体录取率提升的同时,不同地域之间存在的差距仍然不容忽视,尤其是竞争更为激烈的本科、名校的录取率。

这一差距有多大?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林勇通过整理各省清华北大、C9高校、985高校、双一流高校、211高校相关录取数据发现:

2018年,清华北大录取率排名靠前的是三个直辖市:北京(0.603%)、天津(0.135%)、上海(0.098%),排名最后五位的省份是河北(0.016%)、广东(0.016%)、贵州(0.015%)、河南(0.014%)、江西(0.014%),后者与前者相差至少37倍;

双一流高校录取率排名靠前的是天津(6.076%)、北京(4.624%)、上海(3.882%)、吉林(3.600%),排名靠后省份是广东(1.388%)、江西(1.362%)、安徽(1.277%)、广西(1.167%)、贵州(0.873%),排名靠后省份与排名第一的天津相比,录取率相差至少4倍;

此外,从C9高校和985、211高校录取率来看,排名靠后与排名靠前的省份分别相差至少8倍和4倍。

为此,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林勇,已连续4年呼吁“缩小省际高考录取率差距”。

河南大学党委书记卢克平、南开大学教授钟茂初等多位代表委员也都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相关建议,引发公众对于缩小名校省际录取率差距的关注。

钟茂初建议,凡是《第二轮“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的高校及学科,该高校及学科相关专业在各省市区的招生名额,应与各省市区当年的应届考生比例大体相当。

鉴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第二轮“双一流”建设中自主确定建设学科的特殊地位,这两所高校所有专业在各省市区的招生名额,应与各省市区当年的应届考生比例大体相当。

但也有观点认为,不同区域、学校、家长对教育资源的诉求,本身具有排他性,显然不能够仅仅按照某个地方性的意见来解决全局性的问题。

如何推动高教资源进一步均衡配置?眼下的一个相对共识是,持续扩大高校自主权,让高校和考生拥有更多相互选择的空间。

就在今年2月教育部官网发布《教育部2022年工作要点》中指出,要逐步淡化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的身份色彩,选择具有鲜明特色和综合优势的建设高校赋予一定建设自主权,探索分类特色发展模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