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高考移民成公开产业

No Comments

文质彬彬的英语教师陈远亮宣称,自己从事的是正经的招生工作,不过说起办理高考移民的价钱,哪怕房门紧闭,他也会下意识地压低嗓门,报出一个数字。

自从在当地报纸上登了招生广告,这名重庆男子每天的工作,就是呆在河南省洛阳市一家毫不起眼儿的小旅馆里“守株待兔”。

在高考过后的洛阳,想要找到这样的招生人员,不是什么难事。《洛阳晚报》上不时出现一些小广告,为外地的私立中学招揽生源,或是只招高一新生,或是公开欢迎插班,口号是:“到重庆上高中,考大学更轻松”,“选新疆高中,考名牌大学”……

凭着本地报纸上的广告,洛阳一位赵姓家长跑遍了贵州、新疆、辽宁、重庆一些学校驻洛阳的招生站,最后得出结论:移民重庆是相对划算的选择,贵州一所学校要价6万,新疆一所学校要价6.8万,重庆只需3万元左右。

“读重庆市纯阳中学,享受直辖市高考优惠政策”,这是陈远亮供职的一所民办学校,陈是英语教师兼工会主席。到了暑假,他的身份就会变成“招生负责人”,等着“生意”送上门来。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赴洛阳暗访,按照广告上的电话打过去,假称家有洛阳学生,即将升入高三。电话里的陈远亮听上去陌生而冷淡,表示高三移民属于违规,同时提出见面再谈。

于是记者应约来到这家旅馆。敲门进入后,房门旋即被人反锁。已有4位家长捷足先登。陈手持烟卷,正在叮嘱一对虚心求教的父母,“你这个孩子,必须是保一本、冲重点”。

陈的谈话方式如同讲课,每说到关键处,便不自觉地口头重复一遍,以一种不容置疑的缓慢语速。家长连连点头。

有位家长小心翼翼地问:“咱重庆高考人数多少?”陈远亮答:“20万以内,今年是18.6万。但是我们的一本升学率是16%。”

他反问:“河南多少?”接着自己作答,河南的高考人数是96.8万,一本升学率只有3%。

人口大省河南“僧多粥少”,高考竞争激烈程度远胜绝大多数省份。在《洛阳晚报》上,重庆至少有万州区纯阳中学、赛德国际学校、丰都县星火学校等3所中学登了招生广告。听上去,陈远亮的每一位竞争对手都记得住两地高考数字的对比。

他们的宣传策略大致相同。先列出重庆、河南高考人数与招生名额的悬殊对比,再强调重庆自主命题,因此考题相对容易,然后举出本校考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南开大学等名校的学生,指出哪些为河南移民。

陈远亮房间里有一摞招生简章,上面最显眼的是一句口号:“到重庆上高中,考大学更轻松。”

国家规定,在某地参加高考的必要条件是当地户籍和学籍须满3年,但记者暗访发现,打广告的这些学校,个个“灵活”得很,它们有办法以职业院校的名义迁移户口,甚至能买到户口。外地学生根本无需到重庆就读,办完手续后留在原籍“借读”,高考时再去“母校”。

“你回去商量一下。价钱就是这个价钱。我们给你出通知书,拿去办户口,户口迁过去是真实户口。”陈远亮给一位来访的家长开出建议:让即将升入高二的孩子转到重庆纯阳中学,从高一读起。

到纯阳中学读高一,需交费2.4万元,高二移民是3.4万,高三移民是3.5万,成绩好可优惠,均需一次付清,有协议为证。

陈远亮从文件包里掏出20张户口页复印件,多是外地学生以“大中专招生”名义迁到重庆的集体户口,迁移时间都是2009年5月5日。

在记者追问下,他承认,这些高一学生之所以能将户口迁到重庆,是因为使用了中职院校的招生指标。

“我们学校是一所中职学校的分校区,我们挂了它的牌子,但我们实际上是完全高中。”

至于纯阳中学是哪所职校的分校区,他犹豫了一下,答曰:“重庆市计算机学校。”

“高中生你只有走这条路才能过去(户口),除非你买房。”他说,其他学校也都是通过职校渠道解决户口。

据介绍,纯阳中学在江苏、安徽、河南等地都招生,河南招生站设在平顶山、商丘、开封、洛阳等地。陈远亮从2006年起到洛阳招生,今年投放洛阳的高一指标是80名。

重庆赛德国际学校一位自称姓牛的老师向记者展示了几十名河南学生的重庆身份证和户口页。上面显示,很多学生在相同的时间,都以“上学”为名,由重庆市某派出所的同一个民警经手办理了户口迁移。

“迁户口是按中专迁的,但注册的是高中。”她说,河南、湖北省是赛德国际学校的主要生源地。2007年,赛德国际学校尚未“打通派出所关系”,外地学生落户不得不借用了“重庆市万州区天津路100号”——据记者查询,这是公立的重庆三峡职业学院的校址。

但牛老师说,从2008年开始,关系疏通以后,学生户口就落在了赛德国际学校所在的“重庆市万州区龙宝龙华街198号”。

这些学校都是怎样给外地考生办成户口的呢?“既然能把摊子铺这么大,不可能没有路子。”赛德学校的牛老师自豪地对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各种关系,并强调“每年给派出所分二三十万元的管理费”。

这位招生老师建议记者参加校方组织的家长考察团。“今天下午就有一批家长,三四十个人去重庆考察。”

而记者咨询的高三移民较为复杂,需要办一个新户口,而不是迁户口。“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探子”,陈远亮叼着烟卷,慢吞吞地说,“我这样跟你说,你这样的情况,我每年只办10个人。你要是办,就是最后一个。”

“这边户口不动,学籍也没动,那边给你办一个新户口。你只需要把孩子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告诉我,名字可以不改,出生年月做点改动。”办完以后,“就是重庆土生土长的户口,不是集体户口”。

经过这番运作,一名洛阳的高三学生,就在重庆市开县的一个小镇上有了新的户头,在镇上一所中学有了求学记录,而洛阳老家的户籍和学籍均不变。如在重庆考取大学,再将户籍迁到大学,永远告别这个陌生的小镇。

对于“第二故乡”,学生只需造访3次,“高考体检过去一次,报名过去一次,高考过去一次”,甚至办理户口都不需要亲自去照相。

虽然承认“这个是不符合政策的”,陈远亮说,“我们的路走通了嘛,达成了共识。”

如果操作不成功,他承诺全额退款,但办不成的先例“还没有过”。他自信地说:“你一定也打听了其他学校。我们学校能够这样做,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和保障,或者说是骄傲。我们的费用比其他学校都高,(因为)我们做这个天衣无缝。”

他说,每年办理10个这样的学生,大概有6个能考上一本院校,学生家长有的供职于法院、公安局,有的是公司或者医院,专门摆了“谢师宴”感谢自己。

不过,这些学生在高考前都得到了提醒——千万不能考状元。“我们现在要求外地人过去还不能够考状元,考上状元,报纸、电视都来采访报道,就麻烦了。所以我们要求,第一,军事院校不能报,第二,重庆市内的院校不能报。”陈远亮一字一顿地说道。

记者问,为什么有报考限制?他说:“这个就怕查,一查就穿帮了。”当然,“这是买的户口,是真户口,原则上是查不出来的”。

即使报考审查时没过,他说,由于原有的户籍和学籍没变,对参加本地高考没有影响。

与陈远亮相比,重庆市丰都县星火学校的招生人员语气更为豪迈。事实上,这是唯一一家在广告里宣布能招“高中插班生”的学校。

星火学校以“县高考状元的摇篮”自居,其招生简章中宣称,2000年创校,2002年开办高中教育,2005年首届毕业生重点大学上线率就是全县第一。

对此,陈远亮神秘地说:“它去年出了问题你们知道吗?退回了10名学生。它在报纸上这样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打广告,可以招插班生,能不出问题吗?重庆教委马上能查它,已经有人到教委反映了。”

而星火学校的招生人员张承梅(也可能是张焕梅,从胸牌得知其姓名,难以辨认——记者注)说:“我们办不了(的话)敢不敢登这个广告?”张有浓重的河南口音,自称曾在洛阳任教多年。

当记者初次电话咨询高三移民的事,她明确表示“办不了”,但次日见面时又称从开封调来3个名额,欲报从速。

她说:“这边啥都不动,户口和学籍,你这边办你的,那边办新的。到时候啥都办得妥妥当当的,你再去考试。不用买房,给我们3万就能办(户口)。”

“我不能给你说考得多好,根据你自己的成绩,到了那边能提高一大截。比如这边上大专,那边就上二本,这边上二本,那边就上一本。总之那边录取比例高,出题简单,考生少,比河南有优势。”

张承梅递过来的一份协议上写着:“在保留乙方(即考生——记者注)原户籍不变的情况下,甲方(即校方——记者注)为乙方重新办理可以在网站查询到的重庆市户籍,身份证号码为重庆市。高中3年所需费用共计3万元,甲方保证乙方高中毕业当年可在重庆市安全参加高考,如因户籍(原因)出任何问题,退还乙方所交全部费用。”

她说,先交1.7万元,“啥都办妥了”、在网上能查到身份证和学籍之后,再交1.3万元的余款。

正当记者以家长身份向张承梅咨询时,见到一位母亲带着女儿来访。女儿今年高考不理想,母亲一落座,一边擦汗,一边表达对移民安全性的顾虑。“电话里我有点不是太敢相信,(你)说这东西是公开的,现在不都是不公开吗?”

张焕梅回答:“这个事儿咋说来,你说?一般不公开的都是手续不太合法,所以说它就不敢公开。你的手续如果是正当的,你就敢公开。但是话又说出来了,肯定咱们这户口搬到重庆是从这边搬过去,(孩子)肯定不是在那边实实在在长高的,还有这一点点差别。公开的一点就是,给你办的是正当的重庆户口。”

就在记者咨询招生信息的次日,在星火学校招生处偶遇的那位家长给记者来电,说他和那天带女儿去的母亲都已在星火报名了,好心地提醒记者也赶紧报,“只剩一个名额了”。

这一点,记者从学校方面得到证实。在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一位教务处工作人员说:“(每年都)有一部分孩子,人家在外地高考——你知道,‘高考移民’,哪个学校没有?”在这所当地最好的中学,每年仍有学生到外地高考。一些师生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认为那些通过各种门路考上大学的学生也无可厚非。

这位工作人员举了两个例子:一个班的两名学生,依平时成绩来看,留在河南预计连专科线都很难上,但今年高考一个去了四川,另一个不知去向,都过了二本线。他说,由于移民者守口如瓶,很难统计本校每年有多少人移民外地,他估计的数字是三四十人。

他反问记者:“‘罗彩霞事件’你清楚不清楚?那么严的审查都能冒名顶替上大学,户口算什么?”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